请老外尝尝,华东师大学生为古镇名菜打造英文名片betway官网手机版:

 科学食品     |      2020-01-14 17:27

东方网7月31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茶树菇”被翻译成了“Tea tree mushroom”,来自喀麦隆的留学生Daniel看着菜名顿生疑窦,踟蹰着不敢点这道菜,惊问:菜里怎么有树?连日来,华师大外语学院的数名师生正在开展以“中国传统美食翻译实践与研究”为主题的暑期社会实践。在走访上海古镇时发现,不少传统美食店要么没有英文菜单,要么就是翻译得过于“奇葩”。  今夏,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的数名师生陆续前往七宝、朱家角、召稼楼和枫泾等古镇进行调研。实践队队长金康表示,走访后他们的最大的体会是古镇作为外籍游客钟爱的景点在餐饮翻译上却显得不够用心和规范。  大学生们发现,七宝古镇和朱家角因为外国游客比较多,在一些传统美食店里还可偶见英文菜单。而在嘉定南翔,几乎没有传统美食店里配有英文菜单。  不仅是茶树菇的翻译让留学生丈二摸不着头脑,水乡鱼、万年青、草头的翻译也非常“无厘头”。比如,万年青被翻译成了“Chinese evergreen(中国的一直绿)”,草头被翻译成了“Chinese grass(中国草)”……喀麦隆的留学生Daniel看着菜单左右为难。  “我们还看到有些翻译只翻译了一个皮毛,往往只翻译食材而没翻译做法。例如,酱黄瓜被翻译成了Cucumbers,本义就是黄瓜,‘酱’就没有体现。事实上,外国人是很关注做法的。”金康说。  另外,还有些翻译则是简单直译,体现不出菜肴的内涵。例如,“霸王别姬”,有店家就直接译为tortoise and chicken,即王八和鸡。华师大外语学院带队老师叶青表示,翻译如果能体现这道菜的内涵,对于传统文化而言有很大意义。  七宝古镇有一家饭店的店主很客气地将原有的英文菜单,拿给华师大外语学院的学生们看。学生们在翻译菜单的过程中根据所学知识,或借助词典进行翻译,然后会请队伍里的两位留学生——来自埃塞俄比亚的Boke和喀麦隆的Daniel评价翻译出的菜单是否易于理解。  实践队队员们纷纷反映,留学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调研过程中,同学们会经常遇到这种意见不一的情况,他们会先讨论,结果仍然不一致的话就会把问题带回学校请专业老师指导。  最终,整套英文菜单已经出炉,里面含有127道菜。该店家的腌萝卜,店里原本翻译的是Salt Carrots,胡涛同学认为会引起歧义,是充满盐的萝卜吗?所以最后改成了Salty Carrots,意思是咸味的萝卜。万年青,店里翻译的是Chinese Evergreen,同学们拿着它问了店里就餐的几位外国游客,纷纷摇头,不明其意,于是同学们将其翻译成Green Vegetable,意思是绿色的蔬菜。  当学生们把无偿翻译好的一本菜单交到老板手里时,老板非常高兴。叶青老师也表示,同学们在这次翻译菜单的过程中基本上是边学边翻译,因为涉及美食的词汇学得不多,所以一次翻译下来,词汇量猛增。  下一步,该实践团队将制作一份上海古镇的美食地图,初步考虑以九格地图的方式制作,其中包括调研的各个古镇的特色小吃、柳晋阳名店及其翻译,时令菜介绍,传统美食背后的文化介绍等,送给留学生和外国朋友,帮助他们更好地在中国生活的同时江南饮食文化。  在走访中,实践团队的学生们每每走访一家店,总希望店家留给他们一份中文菜单。然后让他们免费帮忙深入翻译,并结合留学生的看法给餐饮店提出修改方案。然而,道明来意后,部分店家却不愿意提供,理由是认为大学生们可能是在窃取商业秘密。“对此,我们也很无奈。”实践团队队员金康说道。

“吃货”早已是个世界性的概念,在有志于发掘美食的进餐者与食物之间,从来就不会有什么不可逾越的距离。从盘子到嘴巴,如此而已。不过,在入口之前,人们通常都要打听一下: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每到节假日,苏州山塘街上人头攒动。与传统大红灯笼交相辉映的,是一张张外国游客的面孔。领略江南古镇风情,品味传统美食自然必不可少。现在老外们爽了——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翻译专业的大学生们组成团队在上海周边6大古镇进行调研,不仅为133道古镇小吃制作了英文菜单,还绘制了地道的美食地图,免费提供给游客和店家。  江南古镇需要标准英文菜单  “夫妻肺片”的翻译是“Couple’sSliced Lungs”,这样的翻译方式,让国外人惊呼:“太吓人了,像人肉片”。类似不够标准的英文菜单,在上海周边的古镇里屡见不鲜。  金康是华东师范大学英语翻译系大学生,一次专业课上,外教老师也讲述了自己去七宝古镇游玩的一件窘事:因为古镇的饭店里菜单没有英文,外教只好按照图片点菜,却发现呈现的食物与图片大相径庭。部分小店提供了英文菜单,却总是存在让人啼笑皆非的错误。  “不如我们一起来寻找出上海周边古镇的特色小吃,并翻译成英文菜单!”在金康的带领下,8名外语学院的大学生选择前往七宝、朱家角、南翔、枫泾、召稼楼以及山塘街6大江南古镇进行调研。“通过采访小店店主和外国游客,了解他们对于英文菜单的需求,并在专业老师指点下翻译标准的英文菜单。如果有可能,还可以了解菜背后的故事。不仅提高了自己的英文水平,也能为中国美食文化传播做点贡献。”金康说。  菜名应体现原材料和烹饪方法  在金康团队的翻译理念里,赫赫有名的“宫保鸡丁”,应译为“Sauteed Chicken Cubes with Peanuts”即“花生和鸡块放在一起炒”。  怎样的英文翻译才能让外国人看懂?金康特别向学校里的留学生取经。喀麦隆留学生Daniel建议说:“因为对中国美食不甚了解,外国人更希望通过菜单知晓菜式的原料和烹饪方法。”  按照这样的翻译思路,金康团队制作了菜单的初稿,并拿给外语学院翻译系主任赵刚老师审阅。但在赵刚看来,菜单虽然表面看上去覆盖了菜的原材料和做法,但翻译比较粗糙。而专业的菜单翻译有很多讲究,例如在体现“辣”时,“微辣”表述是“mildspicy”,“中辣”译为“medium spicy”,“重辣”则应为“hotspicy”,分类非常详细。  不同的烹饪方式需要用各类专业英文单词来体现:蒸、煮分别译为“steamed”或“boiled”,炖翻译成“stewed”或使用法文单词“Sauteed”。而体现烹饪方式的单词,在不同菜名中所放置的位置也不尽相同。例如“盐水虾”的翻译为“Shrimps Boiled in Salt Water”,体现烹饪方式“煮”的单词“boiled”放在“虾”的后面,而“羊肉锅仔”翻译为“Stewed Lamb”,“炖”这一英文单词放在了“羊肉”的前面……这给金康团队提出了比较高的专业要求,要真正对传统美食的烹饪方式和大量专业词汇都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做出正确的翻译。  金康发现,不少外国人品尝中国菜,对于菜品背后的故事也很感兴趣。为此,他提倡团队一起通过查阅文献和网络资料、询问古镇店主等方式,为部分菜肴配上了文化故事。例如“咕噜肉”的故事是:因为这道菜非常好吃,人们在等待菜上桌的时候肚子里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并且,“历史古老”的中文发音与“咕噜”雷同,这使得这道菜有了一个古老的传说。  “你吃着、我看着”中诞生的美食地图  在选择翻译菜品的过程中,大学生们对各个古镇的特色美食也有所了解。于是,他们想为古镇制作一份英文的美食地图。  在枫泾古镇,著名的“天香豆腐干”可以在“三里桥豆腐店”买到;想吃“枫泾丁蹄”,要去“李记蹄坊”味道才最正宗……不仅给出攻略,美食地图上还标注了每个推荐店家的地理位置,方便外国游客寻找。  为了寻找特色美食,金康团队在6大古镇试吃特色店家:“先从网络上查询美食种类和店家,再由团队成员一一验证。”在此过程中,金康团队采取了“你吃着,我看着”的工作分工方式。原来,受到经费所限,团队8个人分成“品尝组”和“地图绘制组”,每到一个古镇,“品尝组”同学可以试吃各种美食,“绘制组”的同学们只能看着一边咽口水、一边将美食信息记录、绘制出来。等到下一个古镇,两组的同学任务互换。  “在赵老师指导下,我们不知道修改了多少遍,终于翻译出了133道古镇菜名,为一些有故事的菜配上文化故事,并为6大古镇制作了美食地图。”金康告诉记者,制作成的菜单和地图的电子版,已经免费提供给了古镇小店的店主们。“未来,我们还会继续翻译出更多语言版本的菜单,将法语、德语、日语、俄语以及西班牙语菜单都融入进来。”

毫无疑问,中餐的名气早已传播到地球的每个角落,据说最有名的一道菜,就是“宫保鸡丁”,翻译成英文就是Kung Pao Chicken,算是音译与意译的结合。这道名菜与咸丰年间东宫少保丁宝桢大有渊源,从菜名就可得知。不过,它的英文名就很难让人咀嚼出历史气息了,不免有所遗憾。

来源|文汇报 2015/01/20 7版 记者|张鹏 编辑|戴勇 阅读原文

其实这还算过得去的。最近,华师大外语学院的数名师生开展了以 “中国传统美食翻译实践与研究”为主题的暑期社会实践,在走访上海古镇时发现,不少传统美食店要么没有英文菜单,要么就是翻译得过于“奇葩”。举个简单的例子,“茶树菇”被翻成了“Tea tree mushroom”,就是逐字译的,以至于参与这项社会实践的留学生对这道菜大为狐疑:“树”怎么能做成菜?如此一来,连点菜的勇气都消失了。此类例子不少,据说,七宝古镇和朱家角因为外国游客比较多,在一些传统美食店里还可偶见英文菜单;而在嘉定南翔,几乎没有传统美食店里配有英文菜单。

翻译不到位的菜名也就算了,大部分还能凭字眼琢磨个八九不离十,基本能让老外们断定自己将会吃到什么;可若是全中文菜单,大概只能“看图说话”了。有些特色上海小吃店,或许连菜品的照片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慕名沪上美食的老外便只剩下一条路:乱点鸳鸯谱。一个显而易见的后果是,当这些外国吃货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乡,被问起在上海吃到了什么稀罕玩意,他们肯定说不上名称,或者就是某个生造的英文菜名。说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为什么老外说来说去就只知道“宫保鸡丁”了。

所幸,大学生们力所能及地修正了一些菜名,比如,腌笃鲜就是 “Preserved and Fresh Local Speciality(Shanghai Style)”。虽然长了点,但也算是为沪菜走向世界开了个头吧。

阅读原文

来源|新闻晨报 文字|晨报记者 郁潇亮 编辑|董盈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